生态环境要闻

亚洲开发银行的绿色战略――当前的发展和改进的可能性

2020-10-12 19:01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于1966年正式成立,致力于增进亚洲地区的经济快速增长和区域内合作。亚洲的绿色发展是全球构建可持续快速增长,达成协议巴黎协议目标的重中之重。从亚行的总体借贷情况(如图1)中我们可以看见,亚行的业务在亚洲各大经济体中都有相当大比重,亚行资金的流向直接影响着亚洲的可持续发展。因此,对亚行绿色战略的探究至关重要。图1 亚行总计借贷情况一览(累计到2018年9月)资料来源:亚行(2018)2019年1月投资者摘要一、亚行绿色战略现状分析在其长年战略框架《2030年战略》中,亚行将环绕七大最重要任务开展业务。其中一个最重要任务是 “应付气候变化,建设气候和灾害恢复能力,强化环境可持续性”。其他6个问题是:(1)解决问题剩下贫穷问题并增加不公平;(2)减缓前进性别公平;(3)使城市更加宜居;(4)推展农村发展,增进粮食安全;(5)强化管理和机构能力;(6)增进区域合作与一体化。[1] 根据《2030年战略》,融合“里大约+20 峰会”(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和《联合国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涉及拒绝,亚行在《2013-2020 年和2016 年可持续发展报告》中明确提出了具体的环境目标。如下图右图,从近年来大幅度减少的气候融资允诺中,我们也可以显现出亚行在绿色金融上作出的希望。图2 亚洲开发银行过去7年气候融资允诺(2011-2017),单位:十亿美元资料来源: 2017年《多边研发银行气候融资牵头报告》最近几十年来,环境问题,尤其是气候变化问题,日益沦为亚行注目的焦点。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亚行就渐渐展现出出有应付环境问题的能力。亚行将“绿色”定义为可持续基础设施、大自然资本投资、环境治理和管理,并把气候变化视作一个独立国家的交叉性问题。亚行是多边研发银行里第一家发售气候变化投资人组的,并为气候变化投资人组获取详细的融资信息。

亚洲开发银行的绿色战略――当前的发展和改进的可能性

2016年亚行的气候融资总额约44亿美元,占到其融资总额的11.7%。这其中94%是贷款,其余的是政府补助金、股权、借贷和技术援助。根据其绿色战略的规划,亚行自2015年开始发售绿色债券。至2018年7月已发售17支绿色债券,总额大约58亿美元。 表格1 亚洲开发银行绿色债券范例列出(截至2018年12月)资料来源:亚行(2018)2019年1月投资者摘要亚行在绿色投资方面尤其是气候融资方面的展现出是有一点认同的。然而,鉴于前方任务的艰巨性,还必需加快它的绿色战略升级。正如亚行的一份报告所认为的,亚洲能源消费占到世界能源消费的比重将从2013年的三分之一快速增长到2035年的一半以上;同时,为符合发展市场需求,到2030年,亚洲每年估算必须1.7万亿美元发展基础设施建设。[2]为保证这样的增长速度与全球绿色发展目标想要与众不同,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到。为提高亚行的绿色战略,笔者明确提出以下几项建议。二、亚行绿色战略提高路径探究(一)推展绿色金融共同语言的创建E3G基于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OECD - DAC)的数据库曾多次编写过一份报告,报告表明亚行若干个“气候融资”的项目都是化石能源项目。[3]虽然亚洲很多国家对绿色的定义中包括了一部分清洁化的化石能源项目,但这与很多国际投资者的理念和投资者所在国家的绿色标准并不完全一致,以至于有些投资者某种程度不会对项目产生顾虑,所持慎重激进态度。

亚洲开发银行的绿色战略――当前的发展和改进的可能性

因此,必须一个全球统一的绿色标准框架,在这个框架下搭起绿色金融的共同语言,让人们理解各国对项目绿色与否的界定情况。 中国金融学不会绿色金融委员会(绿金委)和欧洲投资银行(欧投行)在一系列白皮书中探究了中欧之间绿色定义的差异,并正在合作创建一套标准“翻译成”机制- 绿色金融领域的“罗塞塔石碑” 。有了这套机制,中欧两方的有所不同标准将首先变为“哈密顿的”(comparable),进而变为“相容的”(compatible)。[4]从实践中层面谈,这意味著,中欧双方首先在一套基本的框架结构上达成协议共识,然后两方再行用自己的技术标准对绿色展开定义,为国际投资者说明了到底一只债券应当被张贴上“中国绿色”的标签,“欧盟绿色”的标签,还是“中欧绿色”的标签。笔者建议亚行参予到这项工作中来,并促成更好的成员国重新加入到“罗塞塔石碑”的编写中去,使这套标准不光限于于中欧之间,也扩展到整个亚洲和更加多国家地区,增进国际投资者对亚洲的理解,并作出最合乎自身利益和意愿的投资行事。(二)调整内部碳定价机制鉴于亚洲很多地区的化石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在短时间内还不更容易转变,我们建议金融机构在投资化石能源项目时,要对其环境影响有更佳的评估和防控措施,尽可能将环境风险减少到大于。对于化石能源投资的环境风险评估,较为有效地的一种作法是实施内部碳定价机制。虽然亚行早已在其项目经济评估中提及了碳定价,但这个价格是碳价格高级别委员会(High-Level Commission on carbon Prices)建议的低于价格。参照其它多边研发银行的平均水平,我们建议这一价格应适当展开提升。另外,内部碳定价机制有三种形式:(1)“影子价格”,影子价格是强迫原作的,用作将碳价值划入每项投资决策中,不产生实际成本交易。(2)碳费,碳费由机构原作,并跨越整个机构的有构成本交易,费用随碳强度减少而减少。(3)隐性碳税,隐形碳税用作取决于机构现有的与碳排放有关的开支,以便更佳地理解其碳足迹并减少这类开支。考虑到亚行当前的碳税水平,我们建议再行从影子价格应从,尽早将其划入到投资决策中,并逐步展开推展,为日后碳费机制的引进打好基础。(三)增大撬动私人资本据绿色金融专家马骏估算,为了构建绿色经济和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的发展目标,2015至2020年间,中国每年最少必须3-4万亿元以上的绿色投资,且其中最少85%须要源于社会资本投放。[5]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 ? 维多多(Joko Widodo)启动了一项40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这些项目将于2015年至2019年期间实行,其中大约1500亿美元(37%)来自私人资本。[6]印度制订了到2022年装机165千兆瓦可再生能源的目标,这个目标的构建必须2000亿美元的投资;[7]这也只有通过社会资本的大力参予才能构建。而多边研发银行不具备撬动社会资本的优势。根据世界银行集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它多边发展银行的“从数十亿到数百亿”的报告 ,多边研发银行平均值每投资1美元就能撬动2-5美元的社会资本投资,而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获取的公共气候资金在这一指标上的展现出仅有为0.34美元。[8]虽然还包括亚行早已在撬动社会资本上作出了一些希望, 例如中国的“绿色金融催化剂工具”(Green Finance Catalysing Facility,GCFC)[9],就是为了通过多个杠杆在资金和项目层面撬动社会资本而成立的。不过与上文提及的极大金融缺口比起,还切勿立功更加多战略层面的决意。我们建议亚行将撬动私人资本提高到绿色融资的战略高度,作为所有业务活动的基础。另外,撬动私人资本的关键方法还在于项目层面的风险减少和为项目渠道研发获取充足的反对。参考文献[1]ADB(2018)https://www.adb.org/zh/news/adb-launches-strategy-2030-respond-changing-needs-asia-and-pacific[2] ADB (2017) Meet Asia’s Infrastructure Needs, https://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227496/special-report-infrastructure.pdf[3] E3G (2017). Greening Financial Flows: What Progress Has Been Made In The Development Banks?[4] EIB-CGFC (2018) The Need For a Common Language in Green Finance[5] Ma Jun (2016), Green Finance: China and G20[6] Climate Bond Initiative (2018), Gree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 Report, Indonesia[7] Jonathan Drew (2018), The green bond market in Asia-Pacific, p.2[8] WB (2015) From Billions to Trillions: Transforming Development Finance Post-2015 Financing for Development: Multilateral Development Finance, https://siteresources.worldbank.org/DEVCOMMINT/Documentation/23659446/DC2015-0002(E)FinancingforDevelopment.pdf[9] ADB (2017) https://www.adb.